张羽亮:没有建设性的所谓爱国,是一种精神阵亡

张羽亮:没有建设性的所谓爱国,是一种精神阵亡
世界上有没有纯粹的学术自由呢? 新冠病毒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明明是医学问题,现在在美国却操纵成了政治问题。 标榜学术自由的美国,敢不敢让国际调查团溯源一下? 来,起来走两步? 面对昭然若揭的答案,美国联邦政府索性装死,紧紧攥住遮羞布:鸡爪子熬蒜苔 看谁熬得过谁? 所谓的学术自由,不过是资本集团首鼠两端的把戏。 哪边对资本集团有利,就往哪边忽悠。现在的焦点是总统大选。民众的死活呢?靠边站。 无论普通美国人死10万、20万还是更多,只要代理人当选,资本集团都会宣布:他们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毛泽东同志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提出了判断言行是非的六条标准,并深刻地指出: 【 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 用这些标准去鉴别人们的言论行动是否正确,究竟是香花还是毒草。 】 中国总体上战胜了新冠疫情,反而有人炮制xx日记,以言论自由为名给资本集团送炮弹。 美国疫情指标,十多倍于中国,他们却装聋作哑,选择性失明。 真可谓是:鸭子嘴,煮熟了还硬! 过去,他们拿着放大镜,恨不得把中国芝麻大的问题放大成西瓜。 可这次,死亡率、感染率、治愈率都是公开的。 他们就搞出新花样,玩起了文学创作的意识流日记! 法国《世界报》停止刊登法国版的xx日记,而xx日记在中国只要想读都可以读到。 美国对疫情信息搞选择性报道,真实的声音,要么被压制,要么被辟谣。 如果顺着公知们的逻辑,中国和法国、美国的言论自由度,到底哪个高? 曾经,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你给他讲法治,他给你讲政治;你给他讲政治,他给你讲文化;你给他讲文化,他跟你讲国情。 这个段子鸡贼在哪里?把自己比作天使,把国家丑化成无赖。 如果跳不出这个精心设计的话语陷阱,就会在精神上阵亡。 在嬉笑怒骂之中,就把国情、文化、政治涂抹的漆黑无比。 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话语陷阱!是舆论战争的炸弹!很多人都听过这句话,但很少有人去想:它能够传遍全国,版本还高度一致。 始作俑者,绝对是舆论战高手!深谙人心,熟悉传播套路,刀刀见肉! 年轻人一旦接受,就沦为传染病例,人家说什么,就传播什么。拿来攻击自己的祖国,心里还无比崇高:爱之深,责之切。 这样的精神阵亡者,在教育界、法学界、金融界,到处可见。 屁股坐到敌人的船上,那叫变节。 爱国,要有节操,要站稳立场,要有免疫力。 不要把近代中国,简单地跟古代中国、未来中国划等号。 真爱国,先停止推墙砸锅,停止放毒,回到人民的阵营中来。 如果以爱国的名义,行乱国的勾当,那本身就不为法纪所容许。 毛泽东同志说: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 为了自己算计,格局就高不到哪儿去。 某些公知希望自己能像前苏联反对人士索尔仁尼琴一样,拿到国际资本集团签发的 投名状 。 他们却假装视而不见:索尔仁尼琴人家到死都没有上贼船,即使在美国,他也对资本主义和西式自由民主进行抨击。 2007年6月12日,索尔仁尼琴获得俄罗斯国家奖。普京说: 【 他全部的生命,都献给了祖国。 】 而公知和她的支持者呢?他们是反华势力包装出来的流量明星,他们的言行,早已突破了底线,自觉不自觉地坐上了敌人的战车。 国际资本集团不顾疫情的光速出版,那得有多么不怕死的战斗意志呀! 索尔仁尼琴和公知之间,是伟大的爱国者和拙劣的恨国者之间的区别。 不过,公知们要失算了。因为,他们背后的祖国,不是官僚化特权化了的前苏联。他们背后的人民,不是失掉文化自信的苏联人。 他们,不可能有机会看到祖国崩溃。然而,他们有很大的概率,活着看到祖国王者归来。 不知道那个时候,他们是为祖国高兴,还是为真正效忠的那个精神祖国而哭丧?! 中国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政治权力节制资本的历史,而不是吕不韦们反过来主宰政治权力的历史。 这是公知带路党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历史常态。 假如真的如带路党们所愿,让资本集团做主人,让国家力量极度分散,到底符合谁的利益呢? 很显然,符合吕不韦们的利益,但并不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 吕不韦们一旦控制国家,必然对人民实行精神奴隶制和资本奴隶制。 所有对资本集团有利的就大行其道,所有妨害资本集团统治的就选择性遮蔽。 巴菲特缴纳的个税,还不如巴菲特的秘书缴纳的多!? 这不是极大的讽刺吗?说好的公平呢?正义呢? 大疫当前,全国人民都在作战。只要是建设性的批评意见,相信我们的人民政府都会热情欢迎。 而别墅里的日记,脱离群众,显然是亲痛仇快。没有建设性的所谓爱国,是一种精神阵亡。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