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疆”惩戒治疗抑郁症被指施暴 警方介入调查-苏星

“大爱无疆”惩戒治疗抑郁症被指施暴 警方介入调查|苏星
原标题:“大爱无疆”惩戒治疗抑郁症被指施暴 办游学营“治病”,学员称受到语言辱骂、挨戒尺、扇耳光等暴力,警方介入调查;创办人曾因传销被判刑 尽管已经过去了快两年,苏星还是偶尔会梦到她在“大爱无疆”游学营里被“惩戒”的经历——有人用戒尺打她屁股。 她16岁确诊躁郁症,“走投无路”的父母尝试了无数种方式,在她20岁那年夏天,将她带到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参加一个叫“居裕然”的人开办的游学营。 在那里,所有人都换上了统一的制服,饭桌上每个孩子都要向父母敬酒,不守规矩要接受“惩戒”。苏星尝试过逃跑、报警,但最终还是被送了回去,接受“惩戒”。 5月1日,居裕然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他提倡“东方传统的家庭教育模式”,使用戒尺来“惩戒”孩子是必不可少的一种手段,能“恢复家风”。他把自己比喻成“堂吉诃德式”的人物,开办“大爱无疆”是为了拯救痛苦的家庭。“这些孩子都是我的儿女,我在用生命唤醒他们。” 但在苏星看来,居裕然是她生活中的阴影,家庭关系的破坏者。她在网上发帖,讲述自己的经历。一些去过游学营的孩子也站了出来,他们大多是家长眼中的“问题少年”——患有抑郁症、躁郁症等精神类疾病,在父母的“哄骗”下加入游学营,被居裕然要求断药,受到了语言辱骂、挨戒尺、扇耳光等不同程度的暴力。 5月6日下午,接到报警的盐城市盐东派出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5月2日接到过一起未成年人报警,称“大爱无疆”是一个“传销组织”,该案已立案调查。 目前,“大爱无疆”盐城游学营已经提前结营。一位工作人员说:“我们现在开始进入集体静默,同时暂不接受新家庭的咨询。” “走投无路”的父母 苏星和妈妈李芳对家庭关系彻底破裂有着不同的表述。 苏星认为,起点是父母接触了“大爱无疆”这个机构。它宣称能解决“人生无目标、学习无动力、磨蹭拖拉、沉迷网络、初恋漩涡、厌学逃学、休学辍学、黑白颠倒、啃老蜗居、对抗父母、亲子关系、夫妻关系”。她的父母把它当作了“救命稻草”。 但在妈妈李芳眼中,家庭关系变差是从苏星高中时确诊“躁郁症”开始的。女儿生病以后,她和丈夫产生了内疚的情绪,“对她太好了,什么都迁就她,她对我们的要求越来越多。”以至于苏星成年以后,独自在武汉生活。平时几乎不回家,拉黑了母亲的联系方式,偶尔只跟父亲交流。 李芳其实一直无法接受女儿得了“躁郁症”这件事。她和丈夫都是医生,但在她看来,女儿除了头晕、厌食等生理症状外,没有什么不对劲。她不认可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法、开的药物,因为“药物不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思维,还有很多副作用”。 “大爱无疆”与李芳的想法不谋而合——居裕然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只承认因脑外伤、神经受损引起的精神类疾病,抑郁症这类的“心理疾病”都不存在。“大爱无疆”宣称他们帮助了一百多个被专家确诊为抑郁症、强迫症、自闭症、狂躁症、精神病等被迫服用精神类药物、住过特殊医院的孩子断掉药物。 李芳第一次听说居裕然和“大爱无疆”是在2018年1月,朋友介绍说居“气场很足,在治疗孩子的精神疾病上有一套”。 在此之前,李芳曾多次寻求专业医生之外的帮助,频繁地参加各种类型的家长智慧课堂、讲座,去过广东佛山、浙江杭州。但她觉得这些活动都没效果。 当年5月,李芳和丈夫参加了“大爱无疆”在武汉茶楼里的一场“分享会”。一个叫“素红”的老师告诉在座20多位家长,要分清“感情和原则”,对不听话的孩子,必须要进行“惩戒”,这是中国传统的家风,也是父母不可让步的原则。 后来,他们和居裕然单独通了话,问他怎样才能缓解和女儿的关系,居裕然给出的建议是,“断掉苏星的生活来源,让她回家住”。 李芳说,他们按照居裕然所说的,不再给苏星打生活费,不久后,苏星果然搬回了家。这让李芳觉得,居裕然很有本事。 草原上的游学营 2018年7月,父母向苏星提出,想和她一起去“大爱无疆”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参加游学营,为期十天左右。 父母为这次游学花费了9万元。他们将和十余个家庭一起,游玩景点,享受机构负责人居裕然的“个案辅导、深度链接、全家调整”。 在“大爱无疆”官网上,被称为“居爸”的居裕然身穿一件蓝色Polo衫,光头,身材高大、微胖,笑着倚在一棵树上。他的头衔很多,是“公益家教创始人,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多所高等院校客座教授,全国20多所中学名誉校长,法国尼斯大学DBA在读。” 苏星不愿意去,但架不住父母越来越强硬的态度,他们唠叨:“边玩边学,很轻松”、“去了之后跟居裕然聊一聊,如果他说得有道理,你就在那待着,如果没道理,随时都可以走”。 到了草原后,苏星一家三口被安排住进了蒙古包。他们去了额尔古纳,那里有一望无际的草地和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居裕然带着他们骑马、看蒙古族的表演、参加篝火晚会,还安排了拔河比赛、跳舞等亲子游戏。 父母们都表现得很兴奋,但苏星没心思。她感觉自己抑郁情绪发作,心情低落、焦虑、失眠,不想参与集体活动,看着满桌子的菜也只觉得恶心反胃。她带上了医生开的药,每天吃四分之一片。“但我父母都觉得我是没病装病,逼着我出去,说不去就不给我生活费”。 游学过程中,居裕然把苏星一家叫到了他的房间里,一对一“链接”。居裕然详细问了苏星家庭中出现的问题,并全程录像,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 聊完以后,居裕然下了论断:苏星没病,她的“情绪”是因为父母太过骄纵,加上平时和父母沟通不畅造成的。居裕然劝苏星把药停了,回去上学,或者去他朋友开的美容店里上班。 他还让苏星在纸上写下了对父母的要求,苏星写了一句“希望父母多尊重我”。苏星说,“当时他的态度很好,我的态度也很好,我也跟他讲了很多真心话,希望他可怜我,放过我算了。” “惩戒是一种家规” 很快,苏星发现,参加游学营的孩子很多都是被父母“骗”进来的,他们大多数只有十几岁。都带着抵触的心理——有孩子不愿意起床参加活动,也有孩子闹着要自杀。面对这些“不守规矩”的孩子,居裕然会用自己的方法来进行“教育”。 有个爱打游戏的男孩,认为自己就是游戏里的“李元芳”。居裕然和工作人员拿着马克笔,在男孩的脸上反复写他真实的名字,一边写,一边骂“不认祖宗、不是人”。后来,男孩的故事被“大爱无疆”当作正面事例在官网宣扬。 苏星还看到,营里有中途擅自离开的男生,回来之后,被一群人按倒在地,“使劲地扇他耳光、用筷子撬他的嘴巴、还把椅子直接砸向他。” 她吓坏了,第二天就偷偷买了回家的机票,在机场报了警称居裕然“搞传销”。因为没有证据,警察将苏星送回了游学营。 回到游学营后,居裕然说苏星犯了错,必须接受“惩戒”,掏出了一根30厘米长的戒尺,和苏星父亲一起打了她30下,打到屁股上全是伤。 居裕然从不避讳“惩戒”的事实,甚至把它当作一个宣传的噱头。据“大爱无疆”公众号介绍,用戒尺“惩戒”被称为“喝汤”,因为“戒尺是竹子做的,简称‘竹片’,打在身上‘噼里啪啦’响,‘汤’即被惩戒者灵魂深处流下的眼泪,戏称‘竹片噼啪汤’”,是该机构“最具特色、最为震撼的精神大餐”。 “虽然法律规定了不能打子女,但我极力拥护老祖宗的‘惩戒’的遗训,惩戒是一种家风、家规”。居裕然对新京报记者说,“惩戒”和殴打不同,是有度的,他们只“惩戒”18岁以下的孩子,一次打男孩的手或屁股30下,女孩的手或屁股20下。 “‘惩戒’的目的在于让孩子知道做人做事的底线,不能以下犯上,很多孩子被‘惩戒’之后都是心服口服。”居裕然说。 接受“惩戒”后的苏星想,不如装乖熬过这几天。她不再反抗,在饭桌上听话地给居裕然敬酒,还让父亲挽着自己的胳膊,装作很亲密的样子。“但我心里的想法是完全相反的,只是不想再挨打。” 无法弥合的鸿沟 在游学营顺从地继续待了三四天后,苏星和父母一起回到了湖北老家。带回家的还有居裕然赠送的一把30厘米长的木戒尺,上面印着他的“语录”:“原则面前绝不让步、感情面前绝不含糊。” 这趟游学营之后,妈妈李芳把居裕然当成了指引自己家庭的明灯。每天,她都会诵读居裕然赠送的《居说集》,还会抄写、背诵,“居说,内心光明,人生才能光明”、“居说,道德的本质,是心中有他人”。不仅如此,她常常在“大爱无疆”建的微信群里反馈自己的阅读心得。 她和丈夫跑遍各地参加居裕然的“大讲堂”,第一次4800元每人,之后每次收费几百元。“大讲堂”中,居裕然传递自己的教育理念,讲“成功”的案例,除了家庭关系外,他还讲职场关系等各种话题。 在一次讲座时,居裕然提到“有四个厕所的房子风水不吉利”,李芳想到自己家正好有四个厕所,便盘算着要不要把房子卖掉。 只要碰到问题,李芳都会说,“要不要打电话问问居爸?”她认为,居裕然的眼光很“毒辣”,一针见血地看出了家里的主要问题是对孩子的溺爱,而且每次回消息都非常及时,“能让我们在慌乱的时候镇定下来,给我们一个方向”。 但苏星却觉得,和父母之间的鸿沟不但没有弥合,反而变得越来越大了。 以前,父亲几乎不对苏星使用暴力,但从游学营回来以后,苏星被父亲打过两次。第一次苏星的手被打骨折了,刚打上石膏没多久,又和父亲发生了冲突,石膏碎了一地。 回忆起这两次冲突,李芳对新京报记者说,“是我们太心急,对‘惩戒’的执行不到位才造成的。” 深信不疑的家长们 24岁的王梦在参加“大爱无疆”的游学营后,家庭关系也发生了改变。 父母不再给她生活费,她从家里搬了出来,渐渐和父母失去了联系。“但居裕然会把这当成一种宣传的手段,说到他那儿调整以后孩子都走出家门、自力更生了”,王梦说。 王梦在高中时被确诊为抑郁症,随后休学。去年夏天,她被父母以旅游为名带到了在内蒙古的游学营。在营里,因为不服管教,王梦被居裕然称为“无法管教的畜生”,多次被戒尺和木棍打了屁股、小腿。 抑郁症患者张婷一家也同样接受过居裕然的“调教”。 张婷的母亲回忆,别人介绍居裕然说是时下最厉害的人,只要跟他一见面,他就能洞悉对方内心,清除对方内心的杂草。“当时我家女儿正处于低谷期,我想能遇到这样的人太好了。” 在张婷一家和居裕然的对谈中,居裕然说自己从不认可心理医生,心理医生的那一套都是西方的东西,就是将人对号入座,实际上每个孩子都没病。为了佐证这一观点,他还拿自己举例,说自己曾被诊断患有十几项精神疾病。 “这一点让我父母特别信服他,因为我妈从来不想承认我有病,她对抑郁症这种说法特别反感。”张婷说,只要提到心理医生,居裕然就气得跳脚,像是被戳中了敏感点一样。 在“大爱无疆”机构中,有工作人员曾考过心理咨询的证书,居裕然会强调,不允许用心理医生的那一套对待孩子。 在游学营,张婷父母把居裕然当人生导师,道别那天,张婷母亲在居老师面前哭了。但离开游学营后,她和丈夫反思,游学营对他们的帮助并不大。“他肯定帮到了某些家庭,但他也不是神。” 张婷一家没再和居裕然联系,“除了效果一般外,我们家也确实不适合,收费太贵了,是有钱人的游戏。” 事实上,像李芳这样对居裕然深信不疑的家长不在少数。在“大爱无疆”公众号上,许多父母把居裕然称为“铁人、侠客、非人类、灵魂摆渡人、上天派下来驱魔的怪兽”。 不可磨灭的阴影 但最近,苏星和王梦发现这个父母眼中的“完人”曾经因为传销坐过牢。 据新华网报道,2007年9月,辽宁省通报了十大传销案件,其中便涉及居志国,后被判刑。 5月1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居裕然承认自己就是该案中的“居志国”。“我改了名字,因为居志国有一段那样的历史,而我在辅导企业家的过程中,也会有企业之间的竞争,很多人都会以此攻击我。” 从监狱出来以后,居裕然开始做“家庭教育”。他的初衷是“看到很多成功人士、高知家庭的儿女教育很失败、过得并不快乐”,而他的女儿被教育成了一名教师,自己有成功的教育经验和人生阅历,可以当一个“堂吉诃德式的人物”,去拯救这些家庭。“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所有的孩子都是我的儿女,我是他们的父亲。” 可对于苏星而言,游学营的“惩戒”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这些年,她梦到过自己被居裕然和父亲用戒尺打;也梦到过自己去了居裕然要她去读的学校,梦境中的自己坐在教室里,很胆小,只会呆呆地看着书。 躁郁的症状也没有得到缓解。苏星常常一下特别兴奋,一下又很低落,情绪变化很快,吃不下东西,不想说话。 回家以后,父母偶尔会要求苏星去见见“居爸”。去年5月,苏星在武汉见了一次居裕然,她有些害怕,叫上了自己的干妈。那次见面,居裕然跟苏星说,希望她去上学,而且自己有办法帮她弄到文凭,只要给他几十万。 见面后,苏星的干妈给李芳打电话说,“你们教育孩子还是要靠自己,花那么多钱请别人不靠谱。”但李芳不以为意。 苏星感到,家里的一切似乎都在居裕然的掌控之中,被他事无巨细地支配着。父母对居裕然的狂热让苏星感到害怕,“就像是邪教一样”。 于是,苏星开始在网上发帖,讲述自己在游学营时的经历。很多孩子纷纷跟帖,他们大多有抑郁症等精神类疾病,在父母的哄骗下加入游学营,被居裕然要求断药,受到了语言辱骂、挨戒尺、扇耳光等不同程度的暴力。 苏星、王梦等人建了维权群。他们收集了居裕然在游学营里的打人录音和视频,在网上举报。 15岁的高凡也加入了其中。他因为沉迷游戏休学在家,被父母带进了今年的盐城游学营。5月1日凌晨,趁父亲睡着时,高凡偷偷从游学营的卫生间窗户跑了出来,报了警。警察做完笔录,因高凡未成年,便让父母把他带了回去。 5月6日下午,盐城市盐东派出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5月2日接到过一起未成年人报警,称“大爱无疆”是一个“传销组织”,该案已立案调查。 受伤害的孩子们还质疑“大爱无疆”的办学资质。5月6日,盐城市亭湖区教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回复新京报记者,从“大爱无疆”的办学范围来看,不属于语文、数学等学科类教学,不在教育局的管辖范围内,只需要市场监管部门审批通过即可营业。 目前,“大爱无疆”盐城游学营已经提前结营。高凡发来的一张截图显示,在“大爱无疆”的江西群里,一位工作人员说:“我们现在开始进入集体静默,同时暂不接受新家庭的咨询”。 从派出所出来以后,在高凡的强烈要求下,父母决定带他回江西老家。 离开游学营前,他被要求写下一封“情况说明”,承认报警是对居裕然的诽谤和全体成员的污蔑。在“情况说明”的末尾,高凡作出承诺:“不再诽谤居老师和污蔑全体成员,正确对待父母,好好上学,按时吃饭、睡觉,自己的事自己做。” (除居裕然外,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周小琪实习生孔宁婧

汽车零部件涨价潮正上演 或持续半年至一年时间-新浪汽车

汽车零部件涨价潮正上演 或持续半年至一年时间-新浪汽车
汽车零部件涨价潮正上演,或持续半年至一年时间 当前,汽车零部件涨价潮已上演,基于各种原因,或持续半年至一年时间。 汽车零部件迎涨价潮 海外疫情持续蔓延,汽车供应链上的企业大范围停工,产能下降,很多关键原材料及零部件供需失衡,一批零部件企业因此上调产品售价。 近期,有主机厂向媒体透露,公司近期遇到了零部件涨价现象,主要原因在于主机厂产量减少,另外由于疫情造成的影响,进口件有运费增加方面的诉求,“涨幅在1%-3%左右,因零件而异”。 据盖世汽车了解,轮胎、电子元器件等领域多家企业已相继宣布零部件涨价,涨幅最高达到2倍以上。 轮胎领域,包括住友橡胶、米其林、固特异、倍耐力等在内的多个轮胎品牌已相继涨价。其中,住友橡胶自3月1日起将北美市场的轮胎价格上调5%;米其林自3月16日起在美国市场涨价7%,在加拿大市场涨价5%;固特异自4月1日起将北美市场乘用车轮胎的售价上调5%;倍耐力则计划于4月6日将美国轿车与轻型卡车轮胎的价格上调5%。 图片来源:倍耐力 电子元器件领域,由于日本和韩国承载了大量电子上游核心元器件及材料的生产,加之在此次疫情中两国受影响相对严重,相关元器件的供应受到明显影响并因此涨价。据相关数据,目前汽车用的MCU等电子元器件已经普遍涨价2-3成,有的甚至涨价了2倍以上。具体来看,3月底国内MLCC龙头国巨已经对渠道进行了一轮提价,国内被动元件龙头风华高科此前亦进行了提价。有分析机构预测,在电子元器件新一轮涨价潮中,MLCC、电阻、硅片、晶振、CCL、存储、面板、LED芯片等或无一幸免。 其他领域也有一些企业进行了产品售价的上调。例如宁波昌扬机械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扬机械”),该公司主营产品汽车天窗导轨、挡风网边条、扶手、滚压件、铝/锌压铸件、行李架、防撞梁、电池箱、脚踏板、亮饰条等产品。据悉,该公司部分产品涨幅在1%左右,涨价主要是因为上游的原材料有上涨,运输成本也有提高,“公司主要原材料是铝锭,有涨价情况,涨幅在3%”。 此外据相关机构预测,一些进口比例较高的汽车零部件,包括变速箱、电喷系统、发动机、涡轮增压器等也可能因为供应紧张、原材料价格上涨而提价。 涨价潮或持续半年至一年时间 疫情导致供需缺口拉大,零部件涨价合乎逻辑。但从近期盖世汽车的相关采访中可以发现,基于各种原因,这场涨价大戏不会持续太久。 首先,零部件涨价与海外疫情直接相关,当疫情结束,产能恢复,涨价潮大概率会退去。 一主机厂表示,零部件涨价主要集中在4月和5月集中爆发,大概会持续到过了疫情期,汽车行业复苏。另一主机厂则表示,零部件涨价会持续半年至一年时间。 零部件企业中,重庆莱特威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特威”)表示,零部件涨价潮可能会持续一年左右,并且不会恢复到比疫情之前还低的水平;台州华联粉末冶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联粉末冶金”)表示,零部件涨价还会持续半年至一年,应该不会恢复到比疫情之前还低的水平;艾福迈汽车系统(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福迈”)也认为,涨价潮会持续一年时间,但有可能一些公司为了生存和增加竞争力降低零部件价格,使之恢复到比疫情之前还低的水平;昌扬机械则表示,不好肯定,主要看全球疫情的稳定情况。 其次,在汽车领域,“年降”已成惯例,多数主机厂每年都会要求零部件企业进行一定幅度的降价,零部件涨价概率本就较小,如今受疫情影响,主机厂业绩下滑,零部件企业涨价的可能性更低。 某主机厂表示,零部件涨价会导致主机厂经营困难,因为主机厂生存也很困难,主机厂又要加强质量控制成本,又要提升产能竞争力,付出的成本是肉眼可见的。 该主机厂直言,他们是不允许供应商涨价的,这一点供应商也清楚,但其会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供应商一起想办法去解决问题,比如开展VAVE、替换二供方等,“我们一般不会因为零部件涨价而更换供应商,但如果碰到拿涨价威胁我们的供应商,我们是毫不留情的”。 此外,整体车市低迷,企业竞争因此加剧,为稳住订单,多数零部件企业对涨价表现得十分谨慎,甚至可能会选择降价。 在盖世汽车采访到的多家汽车零部件企业中,有一半以上的企业并没有涨价,也并没有涨价的计划。其中包括主营催化剂、排气系统及消声器的企业,主营铝合金汽车零部件的企业,主营橡胶减震金属衬套、液压衬套、稳定杆衬套等产品的的企业,主营粉末冶金汽车零部件以及金属3D打印制品的企业,主营汽车轴类产品的企业等。 图片来源:日经新闻网站 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埃贝赫表示,零部件涨价不会持续太久,反而可能会出现降价,“一方面,汽车零部件行业在大环境的影响下,会进入萧条期,行业就业压力会随之增大,就业竞争增大,势必会导致成本的进一步压缩;另一方面,主机厂为了找回失去的业绩以及抢占市场,会将疫情影响的压力下放,势必会导致零部件降价;此外,疫情导致经济萧条,大众购买力疲软,整个行业的企业都可能面临降价”。 涨价潮带来的影响 汽车零部件涨价难免会对汽车行业产生影响。 于整体车市而言,疫情所导致的零部件短缺,已经使得整车生产节奏受到一定程度影响,如若零部件涨价,则可能会使得整车生产成本上升,甚至新车延迟上市,从而影响到整体车市的增长。 昌扬机械认为,零部件涨价会对中国车市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本身车市大的环境不好,汽车销量上不去,导致整车价格下调,如果零部件供应链企业价格再上调,影响无疑会增大”。 一主机厂表示,主机厂的利润率降低,售后件的价格会有所上调,会降低市场消费活性,反过来影响车市汽车销量。 于车企和零部件企业而言,影响可能更甚,一些企业将面临生死考验,另一些企业则可能迎来更良性的发展环境。 华联粉末冶金表示,整车和供应链会重新洗牌;莱特威认为,小企业的经营压力会加大,而中大型企业在疫情过后则能够获得良性发展;艾福迈表示,汽车消费会更为理性,涨价可能致使竞争力弱的汽车厂家更弱,消费者因消费升级可能更关注中高端品牌。 在零部件涨价潮中,部分国产零部件供应商或受益。鞍钢向盖世汽车表示,零部件涨价会促进国产零部件厂的激增,整车市场会暂时进入生产减缓阶段,非核心技术的零部件会由国产的逐步替代进口零部件。 中游零部件企业则可能面临夹层受气的处境。如今,电子元器件、轮胎等零部件涨价,势必会影响主机厂利润,但当前车市低迷,车企竞争加剧,车价上涨的可能性并不大。在此情况之下,主机厂难免会将压力下放到一级零部件供应商,经过进一步转移,本已面临原材料涨价的中游零部件供应商压力剧增。 针对涨价潮带来的影响,盖世汽车研究院资深分析师表示,对于汽车供应链上的零部件企业来说,涨价潮势必会带来一定挑战,但考虑到验证周期长等问题,短期内被替换的可能性不大,长期来看,经历此次疫情之后,一些企业可能会重新梳理自身的供应链,把自身的供应链拉长,拓宽供应链的安全边界,降低中断风险。 (本文来自于盖世汽车网)

特朗普参观口罩生产厂不戴口罩,美媒:当天稍早他才说会戴-特朗普-CNBC-新冠肺炎

特朗普参观口罩生产厂不戴口罩,美媒:当天稍早他才说会戴|特朗普|CNBC|新冠肺炎
原标题:特朗普参观口罩生产厂不戴口罩,美媒:当天稍早他才说会戴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博雅琪]参观口罩生产工厂,特朗普还是不戴口罩。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5日稍早时候,特朗普在前往美国亚利桑那州一家口罩生产工厂前对媒体表示,如果有必要,自己会在参观期间佩戴口罩。不过,当空军一号降落在亚利桑那州后,出现在镜头面前的是依旧没有佩戴口罩的特朗普,参观工厂期间亦是如此。报道称,白宫工作人员解释说,该工厂所属公司并未要求总统和其他随行人员佩戴口罩。不过CNBC注意到,当天在生产线上的每个工人都戴上了口罩,工厂内也设有要求所有人佩戴口罩的标识。 据CNBC介绍,特朗普5日参观的是美国霍尼韦尔(Honeywell)公司位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一间工厂。报道称,这家工厂目前已为美国联邦政府生产了数百万只N95口罩。参观结束后,特朗普向在场的工人发表讲话,对霍尼韦尔员工大加赞赏。“不久前,我们看到了全新的生产线,你们正在生产高质量的N95口罩,质量非常好……”然而,相较这番讲话,美媒似乎更关注特朗普当天并未佩戴口罩的这一举动。CNBC报道截图:特朗普在霍尼韦尔生产口罩的工厂并未佩戴口罩 CNBC说,尽管特朗普及其随行人员当天戴上了护目镜作为防护,但他们都未佩戴口罩。另一边,生产线上的每个工人都戴上了口罩,工厂内也设有要求所有人佩戴口罩的标识。 对此,报道称,一名白宫工作人员解释说,霍尼韦尔公司告诉白宫,特朗普和其他随行人员不需要佩戴口罩。 特朗普未戴口罩的举动不仅看上去和工厂的规定相悖,还和他当天稍早时候的一次表态截然不同。CNBC说,5日稍早时候,特朗普前往亚利桑那州前就曾与媒体谈及自己是否会在参观期间佩戴口罩的话题,当时他表现出的态度是:“如果是(生产)口罩的环境,我肯定会那样做(戴口罩)。” 事实上,美国副总统彭斯不久前也受到了类似质疑。CNBC称,4月28日,彭斯因在参观一家医疗中心时未戴口罩而受到批评,这家医疗中心要求所有访客、患者和工作人员都要佩戴口罩,以此预防感染新冠病毒。面对批评和质疑,5月3日,在与特朗普一起参加的一档节目中,彭斯就此事回应称,虽然他不认为自己对他人的健康构成威胁,但他仍然应遵守明尼苏达州该医疗机构对其他病人和访客的要求,戴上口罩。

江西首个新冠肺炎中医康复门诊开诊

江西首个新冠肺炎中医康复门诊开诊
(抗击新冠肺炎)江西首个新冠肺炎中医康复门诊开诊  南昌5月7日电(记者 王昊阳 通讯员 沈德森)5月7日,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新冠肺炎后肺纤维化康复门诊开诊,该门诊为江西省内首个新冠肺炎中医康复门诊,将为新冠肺炎的恢复期患者提供康复服务。  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江西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高级别专家、中医药防治专家组组长刘良徛介绍:“新冠肺炎给患者带来的影响并不是短时期的,部分患者会进入肺炎后肺间质纤维化阶段,这种纤维化的患者会经常性的呼吸困难,中度以上的患者无法从事剧烈运动及重体力劳动,可以说,这种转归严重影响了患者今后的生活质量,产生沉重的医疗负担。为了帮助新冠肺炎患者在康复阶段更好地恢复,我们将提供一个从评估、诊疗到追踪,这样一个全方位的以中医药为主的治疗方案。”  据介绍,康复门诊的服务对象主要是确诊为新冠肺炎的恢复期患者、出院后已在隔离点完成14天康复观察,但仍有不适症状的患者或者胸部CT显示有肺纤维化病变者。  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张元兵说,“门诊实施预约制,患者提前一天通过电话或者微信公众号两种方式预约,就诊之后,康复门诊定期还会对患者进行电话回访,了解患者恢复进度,指导患者居家康复。”  刘良徛团队对于肺间质纤维化进行了近20年的探究,创新性提出“全程温法治疗肺间质纤维化”,认为肺间质纤维化治当“温阳散寒、化痰行瘀”,由此拟定了“温肺化纤汤”作为基础专方。  在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抚生院区作为新冠肺炎医疗救治定点医院期间,使用温肺化纤汤治疗的新冠肺炎后肺间质纤维化患者已近20例,初见疗效。“温肺化纤汤”也是江西省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批准的第一个治疗新冠肺炎的中药院内制剂,对于康复期间的患者采用中药疗法有助于患者的尽快恢复。(完)

张羽亮:没有建设性的所谓爱国,是一种精神阵亡

张羽亮:没有建设性的所谓爱国,是一种精神阵亡
世界上有没有纯粹的学术自由呢? 新冠病毒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明明是医学问题,现在在美国却操纵成了政治问题。 标榜学术自由的美国,敢不敢让国际调查团溯源一下? 来,起来走两步? 面对昭然若揭的答案,美国联邦政府索性装死,紧紧攥住遮羞布:鸡爪子熬蒜苔 看谁熬得过谁? 所谓的学术自由,不过是资本集团首鼠两端的把戏。 哪边对资本集团有利,就往哪边忽悠。现在的焦点是总统大选。民众的死活呢?靠边站。 无论普通美国人死10万、20万还是更多,只要代理人当选,资本集团都会宣布:他们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毛泽东同志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提出了判断言行是非的六条标准,并深刻地指出: 【 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 用这些标准去鉴别人们的言论行动是否正确,究竟是香花还是毒草。 】 中国总体上战胜了新冠疫情,反而有人炮制xx日记,以言论自由为名给资本集团送炮弹。 美国疫情指标,十多倍于中国,他们却装聋作哑,选择性失明。 真可谓是:鸭子嘴,煮熟了还硬! 过去,他们拿着放大镜,恨不得把中国芝麻大的问题放大成西瓜。 可这次,死亡率、感染率、治愈率都是公开的。 他们就搞出新花样,玩起了文学创作的意识流日记! 法国《世界报》停止刊登法国版的xx日记,而xx日记在中国只要想读都可以读到。 美国对疫情信息搞选择性报道,真实的声音,要么被压制,要么被辟谣。 如果顺着公知们的逻辑,中国和法国、美国的言论自由度,到底哪个高? 曾经,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你给他讲法治,他给你讲政治;你给他讲政治,他给你讲文化;你给他讲文化,他跟你讲国情。 这个段子鸡贼在哪里?把自己比作天使,把国家丑化成无赖。 如果跳不出这个精心设计的话语陷阱,就会在精神上阵亡。 在嬉笑怒骂之中,就把国情、文化、政治涂抹的漆黑无比。 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话语陷阱!是舆论战争的炸弹!很多人都听过这句话,但很少有人去想:它能够传遍全国,版本还高度一致。 始作俑者,绝对是舆论战高手!深谙人心,熟悉传播套路,刀刀见肉! 年轻人一旦接受,就沦为传染病例,人家说什么,就传播什么。拿来攻击自己的祖国,心里还无比崇高:爱之深,责之切。 这样的精神阵亡者,在教育界、法学界、金融界,到处可见。 屁股坐到敌人的船上,那叫变节。 爱国,要有节操,要站稳立场,要有免疫力。 不要把近代中国,简单地跟古代中国、未来中国划等号。 真爱国,先停止推墙砸锅,停止放毒,回到人民的阵营中来。 如果以爱国的名义,行乱国的勾当,那本身就不为法纪所容许。 毛泽东同志说: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 为了自己算计,格局就高不到哪儿去。 某些公知希望自己能像前苏联反对人士索尔仁尼琴一样,拿到国际资本集团签发的 投名状 。 他们却假装视而不见:索尔仁尼琴人家到死都没有上贼船,即使在美国,他也对资本主义和西式自由民主进行抨击。 2007年6月12日,索尔仁尼琴获得俄罗斯国家奖。普京说: 【 他全部的生命,都献给了祖国。 】 而公知和她的支持者呢?他们是反华势力包装出来的流量明星,他们的言行,早已突破了底线,自觉不自觉地坐上了敌人的战车。 国际资本集团不顾疫情的光速出版,那得有多么不怕死的战斗意志呀! 索尔仁尼琴和公知之间,是伟大的爱国者和拙劣的恨国者之间的区别。 不过,公知们要失算了。因为,他们背后的祖国,不是官僚化特权化了的前苏联。他们背后的人民,不是失掉文化自信的苏联人。 他们,不可能有机会看到祖国崩溃。然而,他们有很大的概率,活着看到祖国王者归来。 不知道那个时候,他们是为祖国高兴,还是为真正效忠的那个精神祖国而哭丧?! 中国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政治权力节制资本的历史,而不是吕不韦们反过来主宰政治权力的历史。 这是公知带路党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历史常态。 假如真的如带路党们所愿,让资本集团做主人,让国家力量极度分散,到底符合谁的利益呢? 很显然,符合吕不韦们的利益,但并不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 吕不韦们一旦控制国家,必然对人民实行精神奴隶制和资本奴隶制。 所有对资本集团有利的就大行其道,所有妨害资本集团统治的就选择性遮蔽。 巴菲特缴纳的个税,还不如巴菲特的秘书缴纳的多!? 这不是极大的讽刺吗?说好的公平呢?正义呢? 大疫当前,全国人民都在作战。只要是建设性的批评意见,相信我们的人民政府都会热情欢迎。 而别墅里的日记,脱离群众,显然是亲痛仇快。没有建设性的所谓爱国,是一种精神阵亡。